eliza

歌凱二人同樣愛!

請支持本子!

Asano浅野:

委託上架了,順便搞事啦,搞事啦。
為了祝賀凱凱王和歌歌胡的生日,來搞個小小小活動,有人參加麼│ω◉‵ ) 

獎品是我弱弱的歌凱新刊x2本(含明信片)明信片x8名,(新刊Sample)
本子和明信片全部都是純手工,份量比較少,希望大家不嫌棄QAQ同樣無論你在哪個國家,都會寄給你,但是寄丟我就沒辦法了…

原本是想分兩批在他們生日前寄出,但是凱凱的生日前肯定收不到,跑兩次郵局又很麻煩,還是一起寄出吧。

為公平起見,如果抽到CWT46先行購入的朋友,請於下次販售會退貨給我←

=================================
參加辦法:
1.小藍手,紅心隨意(你們不能因為有競爭對手就不小藍手啊233)
2.舉爪留名(不留我會以為你只是在跟我聊天2333)

截止日:
20170815下午5點
=================================

本子預售於8/15晚上7點開始,前10名贈明信片,所以在那之前公布中獎名單。

▲▲▲▲▲ 淘寶預售網址 ▲▲▲▲▲

台灣之前填寫通販的朋友也可以玩完這波抽獎再進行通販,前5名贈明信片,統計為8/15晚上7點後填寫的順序,請勿過早填寫。

▲▲▲▲▲ 台灣通販表單 ▲▲▲▲▲




以上
有人參加麼│ω◉‵ ) 



[苏靖abo]江山为盟 章十三 (黑苏红琰 肉慎)

第一卷完,好精彩的收結,情感有點進展

恩桑:

*些微强迫情节预警。


*一个心机重还有点坏的梅宗主遇上了善于利用自己美色的落魄靖王。


*出生之时便知道乾元中庸坤泽的分化。


*先走肾再走心。


*生子有,自动避雷。


*前文戳tag:江山为盟




章十三




以梅长苏的玲珑心智,从出金陵城的时候便猜到了萧景琰定有事瞒他,他们两人一无病二无伤,梁帝却派了个御医一路随行,那这位御医必然是别有所图。




到廊州的时候已经腊月初四,按理说,萧景琰月余不在淮北,应当赶着回去处理政事和军务才对,可他却说腊八将至,一个人在淮北怪冷清的,想留在廊州喝完腊八粥再走。可是他靖王殿下什么时候怕过孤独?




更为可疑的是,随行的那位御医把他们送到廊州之后并没有折回金陵,且每天早上给萧景琰请平安脉,梅长苏便猜到,不论是萧景琰的逗留还是御医的随行,都应该与孩子有关。这位御医恐怕明里医生,暗里眼线。




眼看着腊八粥也喝完了,萧景琰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们在金陵扳倒太子,萧景琰本该高兴,但回廊州已经好几日了,却很少见他的笑颜,一看就是在为孩子一事忧心。秉着看破不说破的原则,梅长苏自觉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个中缘由,萧景琰断不可能一直隐瞒他。




将近年关,梅长苏为盟里的事分身乏术,一连在书房熬了好几宿,才将积压月余的事处理得七七八八,因此,两人虽在同一屋檐下,他却不知道萧景琰这些天都在做些什么,只在吉婶偶然一次送夜宵的时候,听她问起“靖王殿下这几日是不是病了,总看他在喝汤药”。




他有所耳闻,坤泽服用调节雨露期的汤药,一日三剂,五日见效。




秋冬两季由极盛转内收,天地万物归于沉睡敛藏,坤泽在这时是不容易经历雨露期的——当然不排除乾元刻意用合香引诱——然而梅长苏自打回廊州之后,一心扑在盟里的事务上,并无机会跟他欢好。如此看来,他在临走前向母妃求一副药方倒算是未雨绸缪了。




萧景琰明白,翻案复仇夺天下,绝不是口头说说,这条路上要付出的代价只会比他曾经想象的更多。皇家向来如此,骨肉亲情大多沦为上位的棋子,而居上位者应该承受的寂寥的落寞,没有人可以代他受过。只是说来可笑,他为祁王翻案是为报他教育引导的恩情,所要付出的代价却是将亲生骨肉作为质子送到世间最不讲恩情的地方。




但是他又执着地相信,如果是他萧景琰的孩子,如果他选择在这个时候降临人世,那便是带着某些天意来的。虽然这孩子还未乘兴而来,他作为父王却已经为他起好名字。




承意。




秉承天意的意思。




第六日清晨,梅长苏还在睡梦中,便闻到馥郁浓烈的米酒香甜,乾元的本能使他立马清醒,他知道萧景琰大概是雨露期到了,便准备伸手将人捞入怀中厮磨一番。谁知道触手可及的地方,除了床铺的余温,并没有萧景琰的身影。




正在梅长苏疑惑准备睁眼之际,一片朦胧的红色覆上双眼——有人用红纱蒙了他的眼睛。




甜米酒的芬芳还在内室弥散,清冽的酒香溢出来,跟它氤氲渐染。




长微博链接怎样才能点开就是图片而不是主页呀?知道的小天使评论告诉我好吗?




补一个不老歌




他知道,梅长苏是真心怜他爱他,即便他刻意欺瞒,也狠不下心对他。




所以他越发愧疚亏欠,即便眼前的男人道歉服软放低身段,他也从始至终没有向他坦白,这孩子将会被送到哪里,将来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雨露期绵延了近半月,除了第一日些许的摩擦,后来的日子尽是温情圆融,他们在情事上越发融洽,然而不论气氛多么温馨动人,萧景琰也未对孩子将会被作为质子送回金陵一事向梅长苏透露丝毫。




梅长苏知道,以萧景琰的个性,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必定软硬不吃,所以不再逼问。而这半月下来,他也明白,萧景琰说是醒世却又迟钝,他的靖王殿下具备成大事者的胆识与计谋,却在寻常儿女的情事上,不懂怎样接受他人的爱意,也还没学会怎样去爱一个人。




好在将近年尾的时候,随行的御医惯例请平安脉的某个早晨,将手指搭在他的手腕处迟疑片刻,一句“恭喜殿下得子”冲淡了多日以来的阴霾。




生命是一个个生生不息的轮回,每一个生命到世间走一遭,都会给他人的命运带来变动。而这个孩子正是秉乘着天意而来,也将会彻底改写萧景琰的一生。




年关将近的时候,金陵城的圣旨如期而至,梁帝亲手拟下的旨意,孩子出生之后赐国姓,送回金陵,交由静嫔娘娘抚养。




梁帝这道圣旨明里嘉奖,暗里威胁。赐了国姓的孩子,若出生为乾元则是皇嗣,那便意味着,如果萧景琰在孩子出生之前起了逆心准备拿掉他,就会担上残害皇嗣的罪名。因此,除了安静等待孩子降生再把他送回金陵,他们二人别无他法。




梅长苏这才明白,萧景琰多日的欺瞒所为何事,他虽然依旧为萧景琰的不信任心感凉薄,却好在新年将近的喜庆与孩子降临的喜悦,冲淡了他的落寞。




自有孕之后,梅长苏经常看到萧景琰手抚小腹沉思,脸上也少有了以往的克制含蓄,大多时候,眉梢眼角都带着初为人父的温情。




如果这种不经意流露的柔和可以被称为幸福,那梅长苏还愿意相信,他没有爱错人。




(第一卷 完)




*第一卷完结了,让我休息几天搞个事情。


*不趁此机会写个长评催更吗?[突然送花.jpg


*求你了还不行么?[突然打滚.gif

[苏靖abo]江山为盟 章十二 (黑苏红琰)

心疼小包子未上線已蓋質子印

恩桑:


*一个心机重还有点坏的梅宗主遇上了善于利用自己美色的落魄靖王。


*出生之时便知道乾元中庸坤泽的分化。


*先走肾再走心。


*生子有,自动避雷。


*前文戳tag:江山为盟






章十二




夜宿芷萝宫一晚,萧景琰一夜没睡。梅长苏试图从身后拥他入怀,可每次都被他躲过去。




萧景琰不是那种时刻需要陪伴和关爱的人,他越是陷入困境,便把自己收得越紧,仿佛越是孤独无依自己便会越发强大,心也会越来越冷硬。




梅长苏知道萧景琰一直醒着,便也跟着整夜没合眼,他侧卧着,睁眼就能看到萧景琰铺散开的长发和并不宽厚的肩膀。他早就知晓皇家凉薄,却不曾想过自己会牵扯其中,看萧景琰如此心寒,便劝道:“殿下,会好的。”




而答复他的,是空旷宫室里整夜的寂静。




晨起之后,两人穿戴好去给静嫔请安,林静本就对萧选突然让二人留宿宫中很是奇怪,早起又看萧景琰一脸憔悴,便什么都明白了。她不过问,不说破,只是将亲手做好的点心装在食盒里,让两人带走。




他早就过了爱吃甜食的年龄,却依旧装作欢喜地拜别。




梁帝暂时打消了对萧景琰的疑虑,且等着他与梅长苏生下孩子送到宫中,对萧景琰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加之静嫔自入冬以来,备了不少药膳,又经常为他梳理经络,让他久治不愈的肩颈疼好了大半。萧选也就看在他们母子温顺不争的份上,再没刁难过萧景琰。




太皇太后的丧期还有半月,萧景琰最近克俭用度,不饮茶,不食肉,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素色的衣服穿在身上空荡荡的,腰带缠得紧了,便越发显得单薄。




服丧期间需要禁欲,除了那日在芷萝宫的逢场作戏,他与梅长苏倒也没再欢好过,虽然梁帝勒令今年过完之前必须听到他有孕的消息,他却也想着,等太奶奶丧期过了再说不迟,若实在不行,还能去母妃那里求一药方,让自己的雨露期延长一些,便是没有身孕也该有了。




梅长苏知道萧景琰对太皇太后的孝心,也恐怕那夜在芷萝宫让他对床笫之事生出厌恶,每日两人虽同榻而眠,他也只是虚虚地搂住萧景琰,再无更放肆的举动。




自打梅长苏进了宫以后,梁帝算是认可了这位将来的靖王王君,他连赐婚的圣旨都拟好了,只等着太皇太后丧期一过就给两人赐婚。




有一日,萧景琰如往常一般进宫给静嫔请安,却在刚入宫门的时候,看到宫人们神色匆匆,前来接应他的正是梁帝身边的高湛。




萧景琰疑惑,问道:“今日怎么是高公公前来接应?”




“殿下,陛下现在正在静嫔娘娘宫中。”高湛敛着身子回道。




萧景琰听完,疑惑更甚,他的母妃素来不得宠,在他的记忆中,父皇从未在白天驾临芷萝宫,于是问道:“父皇今日身体可好?”




高湛左右看了看,然后轻声告诉他,太子前两日在东宫大兴歌舞,被皇上抓个正着,皇上大怒,而朝中拥戴誉王一派大臣联名上书废太子,现在太子已罚了禁足,双方僵持不下,陛下为这事两天没入睡了,现在正在芷萝宫休息。




萧景琰点点头,他的母妃性子安静,又擅医术,而父皇心中烦躁,也就难怪会在芷萝宫了。只是没想到太子如此耐不住寂寞,竟然连四十九天丧期都熬不过去。




他到芷萝宫的时候,梁帝刚刚离去,静嫔一个人在宫里煮着药草茶。见萧景琰来了,林静面露喜色,却仍是不紧不慢地把茶水添进壶里。




“孩儿给母妃请安。”萧景琰跪下,平举双手至额前,然后弯腰叩首。




静嫔先让他坐到自己对面,又让他把手伸出来给他诊脉,然后再给他添了杯药草茶:“这里头加了几味活血的药草,母亲怕你不宜饮。”她说得委婉,而萧景琰却听得明白,活血的药草会导致滑胎,所以刚才母妃才为他诊脉。




萧景琰喝着茶,看了眼左右的宫人,似是有话要说。静嫔见状,摒退了左右。




待宫女太监一一离去,萧景琰才小声问道:“太子的事,母妃可听说了?”




林静点点头,道:“你父皇为这事伤神几日了,今日还跟我说了几句。”




“那父皇的态度……?”




“你父皇自是不悦的,可最终怎么处理这事,也不能全然由着他的心情。”




萧景琰点点头,若有所思。他明白,现在的皇子中没有乾元,太子和誉王两派颉颃,若草草废了太子,誉王难免独大,而以萧选的为人,断不会容许誉王成为第二个祁王。




正当他思索之际,林静突然问道:“你与那梅宗主,近来可好?”




“好。”萧景琰还在想太子被禁足一事,答得心不在焉。




林静浅浅一笑,抓着萧景琰的手,婉婉道:“景琰,若是日后你们有了孩子,要记得带他进宫给母亲看看。”




萧景琰的手一顿,又想起梁帝让他把第一个孩子送进宫的旨意,他抬眼,看着母妃期待又关切的眼神,终是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只是点了点头,答道:“母亲放心,孩儿一定带他来给您请安。”




出宫之后,萧景琰自觉太子被禁足乃是顺势搬到他的大好时机,于是径直回到客栈找梅长苏商量对策。他到客栈的时候,梅长苏正在屋内抚琴,丝弦被拨弄的声音空灵婉转,低沉迂回,仅从琴声,便能知晓抚琴人的品味与心性。




萧景琰推门轻手轻脚而入——琴声正好,他不想打断——正在抚琴的梅长苏抬头冲他浅笑一下,转而低头专注于丝弦。




这是一首萧景琰从未听过的曲子,不是古曲那种孤高晦涩的韵味,也不似宫廷雅乐那般大气讲究,若要说出点特别之处,那便是有几分情深意切在。




一曲终了,萧景琰赞许地看着梅长苏,道:“没想到梅宗主琴技也相当了得。”




“从前得一忘年之交,他是乐痴,我便跟着他学了点皮毛,殿下见笑了。”梅长苏将琴收到一边,他看萧景琰似有要紧事,便示意萧景琰坐到他对面。




萧景琰起身挪了挪位置,在谈正事之前多问了一句:“刚才梅宗主弹的曲子,可有名字?”




“有,叫《凤求凰》。”梅长苏看近萧景琰的眼睛,几分调侃,几分期待。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这诗讲情爱,讲品性,讲理想,萧景琰不问还好,一问便不知如何回答。他从未想过将梅长苏与自己同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做比,他对梅长苏的期待也仅仅是一个有求必应的盟友,在他翻案的路上助他一臂之力,而如今看来,梅长苏不想与自己止于盟友,可他能给的全部,也只有盟友那么多了。




不知如何应答便不如不答,萧景琰躲开梅长苏的眼神,转而说起太子被禁足一事,故意忽略了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




梅长苏大约知道萧景琰从前就看得透彻,你来我往之间,从不贪心也吝啬感情,而如今梁帝从中一搅和,便让萧景琰更加笃定了翻案和复仇的打算,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全部心力都将用在这件事上,除此之外,给不了任何人任何承诺。




考虑到当下的境况,梅长苏自知比起自己的心意,萧景琰更在意在扳倒太子这件事上,自己有多大的能耐。




“苏某记得故宸妃娘娘三十岁生辰的时候,皇上曾为她大赦天下,如果苏某没记错,那也应当是刚入冬不久之后吧。”梅长苏看着萧景琰,像说起从前某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萧景琰一听便知道梅长苏有了主意,便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祁王当初先被贬为庶人再被赐死,而宸妃娘娘却一直是皇上故去的嫔妃,对外也说是因病去世,可见皇上对她情深意重。而静嫔娘娘与宸妃娘娘是故交,在生辰时祭拜一番,应当不为过吧?”




萧景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回道:“若当真设牌位祭拜怕是太过,但摆一些宸妃娘娘从前爱吃的东西总是没错的,”说到这里,他抬头向梅长苏一拱手,“多谢梅宗主指点。”




梅长苏点点头,冲萧景琰抿嘴一笑,道:“殿下,会好的。”




殿下,会好的。




那夜在芷萝宫,这人也如是说。




宸妃生辰在冬月初九,仍是在太皇太后丧期的最后几日,太子刚解了东宫禁足。宸妃生前喜爱翠竹,静嫔便在那天换了身竹青色的衣裳,还亲自下厨做了几样宸妃生前爱吃的东西,只不过现已入冬,采不到新鲜荷叶,熬出的荷叶粥没有青翠的颜色。




芷萝宫的宫女里有些其他宫室的耳目,在看到静嫔早起下厨的时候,便悄悄把话传到了昭仁宫。越贵妃还为萧景琰顶撞自己一事怀恨在心,又得知皇帝未对他与乾元在客栈同进同出一事多加责罚,加之太子之前被禁足在东宫,她便想找个由头好好出这口恶气。




一听说静嫔换了身竹青色的衣服一大早起来熬荷叶粥,便猜测她肯定是打算暗中祭拜宸妃。私自祭拜罪人之母,这简直是滔天大罪。自认为抓住了静嫔把柄的越贵妃地带着宫人直逼芷萝宫。




一声“越贵妃娘娘驾到”刚落下,正在摆碗筷的静嫔还来不及整理衣衫,便被风风火火进殿的越贵妃提着嗓子质问:“哟,本宫当今天是什么日子,静嫔可是准备了不少东西啊。”




静嫔赶紧放下手中的碗筷,敛了敛身子,“贵妃娘娘万安。”




“来人呐,给本宫搜!”越贵妃疾言厉色地命令手下开始搜宫。




静嫔赶紧跪下,问道:“臣妾不知做错何事?”




“有人向本宫举报,说你私自祭拜罪人之母,最近皇上为太子烦心了,本宫便来替陛下分分忧。”越贵妃抬手一划,她带来的人便在芷萝宫挨间搜起来,而静嫔位分低,便只能任由她在宫里放肆。




正在这时,门口一声“皇上驾到”吓得所有人都止了动作。越贵妃连忙走到门口,笑脸相迎:“臣妾恭迎陛下。”




萧选进屋,一看屋里乱做一团,而静嫔唯唯诺诺地跪在一旁,他朝着越贵妃,问道:“怎么回事,乱糟糟的?”




“臣妾听闻静嫔私自祭拜罪臣之母,便带着宫人……”




越贵妃还未回完话,就被萧选打断,他看着桌上布好的菜,又看了眼跪在地上着一身竹青色的静嫔,问道:“可有此事?”




静嫔未见慌张,她抬起头看着萧选,不紧不慢地回道:“臣妾知错。”




见静嫔服软,越贵妃面露喜色,想来皇上必将大怒重罚静嫔,却不料梁帝缓缓开口:“既是知错,那就罚俸三月,加之禁足一月。起来吧。”




“谢陛下。”静嫔敛着衣袖起身,恭敬地站在一旁。




越贵妃见梁帝并未重罚静嫔,心中很是不服,刚要开口,就被梁帝止住:




“朕既已罚了静嫔,你若没别的事,便回宫吧。”




“……是。”没讨到好处的越贵妃自知萧选有意偏袒静嫔和故宸妃,便兀自生着闷气带宫人离去了,她心中不服,便趁着太子刚解了禁足,怂恿太子在皇帝面前挑起此事,让皇上重罚静嫔。




越贵妃离去后,梁帝坐下与静嫔一同用早膳,吃着宸妃从前爱吃的东西,他终是心中动容,对着静嫔感慨道:“也难为你还记挂她。”




静嫔又顺手给梁帝添了一晚荷叶粥,道:“她也定会感念陛下仍是记挂。”




萧选为人多疑刻薄是不假,但是这么多年了,他对宸妃也是爱得真切。他看着温婉不争的静嫔,拍了拍她的手,宽慰道:“越妃骄横,你受委屈了。”




“为陛下分忧,臣妾不委屈。”




梁帝这厢刚在静嫔这里顺了口气,摆驾回养居殿的路上,就听太监说太子在养居殿外求见。萧选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很是恼火,却也碍在他是东宫的份上,不好多说什么。




“儿臣参见父皇。”太子刚解了禁足,看起来心情不错。




“你着急求见所为何事?”




“儿臣,儿臣听母妃说,静嫔私自祭拜罪人之母,请父皇责罚。”太子说完,一撩衣摆跪在地上,平举双手,弯腰叩地,行了大礼。




萧选听完,阴恻恻地开口问道:“难道你的母妃没一并告诉你,朕已经罚过静嫔了?”




太子一听,怕越贵妃受牵连,急忙解释道:“母妃说过了,可儿臣认为,祭拜罪臣之母是大罪,不应只罚俸禁足。”




萧选面无表情,不想再听太子多说一句,无奈地闭了下眼睛,道:“你退下吧。”




太子一听慌了神,唯恐自己完不成母妃给的任务,便叩在地上大声回道:“父皇是天子,自当公正明允,不应偏心罪人之母!”




“大胆!”萧选气地一巴掌拍向几案,指着跪在地上的太子呵斥道:“你还知道朕是天子,朕看你的架势怕是要教朕如何治国,恨不得取而代之!”他本想放过太子一马,可谁知道他看不懂眼色,执意要提宸妃,还指责他偏心罪人。




跪在地上的太子自知失言,彻底吓软了手脚,还未来得及认罪,便听萧选道:




“朕看你这太子是当腻了,来人,拟旨,太子失德,不足以担当国家社稷,废太子改封献王,令即日搬出东宫。”萧选说完,起身去了后殿,不愿再看太子一眼。




而地上匍匐的太子几乎是被养居殿的太监搀扶着架回了东宫。




太皇太后丧期过去,太子被废的消息连同梁帝赐婚的圣旨一并传到萧景琰与梅长苏下榻的客栈。两人领旨之后,在不办婚礼一事上达成共识,眼下特殊时期,还需特殊行事。




对于萧景琰来说,免去这些繁文缛节,降低两人成婚的仪式感,便能让自己对梅长苏的感情不作回应减少一些亏欠。对于梅长苏而言,不论萧景琰现下对他回应如何,两人毕竟名正言顺,就算在金陵要低调行事,回了廊州之后,也该拜天地,祭先祖,喝合卺酒,再换上大红的礼服与喜被,正经入一次洞房。




两人离开金陵城那天,梁帝派了名御医一路陪同,萧景琰明白,这人是梁帝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他必须在今年仅剩的两个月里,让这位御医为梁帝带回他有孕的消息,否则,便会招致怀疑,说不定会直接将他召回金陵软禁。如若只是软禁,他便还有办法翻身,而若梁帝以为江左盟暗中与他图谋什么,将会给江左的百姓带来灭顶的灾难。




于是,萧景琰最后一次进宫给静嫔请安的时候,找她要了一张药方,据说坤泽服下此药,便会让雨露期绵延半月,以此提高受孕的可能性。而他从头到尾未将此事告诉梅长苏,他觉得,梅长苏是真心想要个孩子,他却把孩子也算计进了翻案复仇夺江山的计划之中,这对梅长苏来说不公平。




马车里,一向骄傲倔强的坤泽靠在乾元怀里,贪恋着清冽醉人的酒香。他把玩着梅长苏鬓边垂下的一缕头发,另一只手将乾元的腰身搂得紧了些,柔声道:“等回了江左,我们要个孩子吧。”




话音刚落,梅长苏心中一软,他收紧搂着萧景琰的双臂,温柔道:“你说什么都好。”




(待续)




*日更伤肝,下一更估计伤肾。


*趴在地上等着被大家的小心心淹没[趴成一个猫饼.jpg


*明天会给大家一个惊喜(吓),要不要猜猜是什么?







[苏靖abo]江山为盟 章十一 (黑苏红琰)

心痛琰琰被看!幸好老梅機警!

恩桑:


*一个心机重还有点坏的梅宗主遇上了善于利用自己美色的落魄靖王。


*出生之时便知道乾元中庸坤泽的分化。


*先走肾再走心。


*生子有,自动避雷。


*前文戳tag:江山为盟




章十一




深秋大概是一年最萧肃的季节,它少了一分冬日的苍劲,却失了全部夏日的生机。




去年的这个时候,萧景琰被派往东海练兵,他如往前一样,拜别父皇母妃,拜别长兄长嫂,他本以为金陵城也应当一如往常,却不曾料想旦夕之间,灾祸降临。初冬时节,一份金陵的急报送至东海,祁王因谋反被赐死,其生母宸妃挥剑自尽,萧景琰既知大厦倾颓,又深信祁王为人,便毅然选择离京,前往淮北封底隐忍蛰伏,暗自谋划重审祁王旧案。




他走那天,无一人相送,马车缓缓驶出金陵城的时候,他不带金银财帛,也不曾回头留恋一眼。




如今眼见着快入冬,太皇太后的孝期已经过了头七,按礼,皇子皇孙已可进水米,只是相较寻常,需要克俭用度。而萧景琰自马车驶进金陵城,除清水之外,便再没用过别的东西。




往日的靖王府久无人居,院中空落,旺盛的只有杂草乱枝,而如今寒秋近尾,就连杂草也不见几簇。萧景琰是未出嫁坤泽,回京奔丧本可住母妃宫中,可他这次带着个梅长苏,别说宿在宫里,就连两人一同出入都十分不便,恐招人耳目。




守孝的皇孙换上缟白的衣物,玉冠也换做素色的发带,几日不食粥饭,面容已有些憔悴,然而他依旧在灵堂跪得笔直。




为表孝心前来继续守灵的太子和誉王互相挤眉弄眼,又管不住往萧景琰那边看的眼神,仿佛是在讥讽,他一个被流放的皇子,又是坤泽之身,头七都过了,来灵堂凑什么热闹。萧景琰耳中听着絮语,用力地闭了一下眼睛,咬紧后牙。




太子和誉王在儿时没少受太皇太后的关爱,如今守孝,竟只是为了在父皇面前惺惺作态,也不知道向来疼爱儿孙的太奶奶会不会在九泉之下寒心。




萧景琰在灵堂跪了七日,每日仅饮清水,断断续续睡一两个时辰,梁帝心中还念及他兖州赈灾一事办得妥帖,让宫人送来清粥给萧景琰果腹,不曾料想,萧景琰宁愿抗旨也不吃一口。




他并非那种善讨父皇欢心的皇子,去年他拂了梁帝的好意,执意离京远赴淮北,如今他又忤逆了圣宠,坚决不食一粥一饭。




萧选心中自是不悦,却也念在萧景琰一片孝心,不再追究,他夜宿芷萝宫的时候朝静嫔发问:“你的性格一向沉静温和,景琰这倔脾气,到底随了谁?”




林静温婉端庄,一边替萧选揉着肩背,一边应道:“景琰这孩子是迟钝了些,陛下多教诲,他会明白陛下好意的。”




梁帝不再多说什么。前两日,誉王向他呈奏,说萧景琰回京时跟了一位乾元,两人在客栈同吃同住,又说萧景琰身为皇家未嫁坤泽,行为举止关系到皇家颜面,如此与一位乾元交往过密,实在是有损皇家声誉。




这事他听听便也就过去了。本来萧景琰二十有三,早该是出嫁的年龄,只不过从前军中担任要职,他自身又是个不愿服软的脾性,没有哪家乾元敢开这个口罢了。如今他遭受贬谪流放淮北,一路上当是吃了不少苦,若说突然有一日感受到孤苦无依,从而委身于哪位世家公子,也不是没有可能。若是确有此事,他顺水推舟给两人赐婚便是。




七日过后,萧景琰换下孝服离宫。梅长苏知晓他出宫的时辰,便在他平日爱吃的东西里捡了几样清淡的让客栈厨房准备好,想着等萧景琰回来便能吃上。




萧景琰回到客栈,本来疲惫至极毫无胃口,只想好好睡上一觉,可见到桌上摆着的吃食温度正好,口味也清淡,还都是他平日里爱吃的,便欣然接受了梅长苏的好意,每样都用了一些。




见萧景琰吃得差不多了,梅长苏才问道:“殿下离京一年,此去宫中,可有察觉什么不同?”




听完,本来用勺子搅动着菜粥的萧景琰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边回忆一边答道:“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奶奶丧期,我拒绝了父皇让宫女送来的粥,父皇竟然未动怒。”萧选是一个极看重威权的人,最是容不得谁藐视皇威。




梅长苏听完,问道:“那殿下可有探访过静嫔娘娘了?”




萧景琰点点头,接着又道:“给母妃请过安了,可守孝七日都跪在灵堂,说是请安,也不过就是打了照面,问候了几句。”




梅长苏给萧景琰夹了块蒸糕放进盘中,提醒道:“殿下的母妃想必是极其聪慧之人,陛下此番对殿下态度转变,想必多是跟静嫔娘娘有关。若殿下要谋事,且千万告知静嫔娘娘,一来她能在宫中与殿下里应外合,二来,也让她对殿下所谋之事有个准备。”




萧景琰用竹筷将蒸糕戳了一块下来放进嘴里,蓬松的米糕中夹了松花粉和桂花糖,一口下去,柔软又香甜。待他将口中的蒸糕咽下,才回道:“孝期还有一月,等皇长兄祭日那天,我进宫向母妃请安时再说此事吧。”




祁王祭日,朝中众人避而不提,唯有靖王换了身素色的衣服进宫给母妃请安。不料在出入后宫的时候被越贵妃撞见,风韵犹存的美艳妇人斜着眼看萧景琰,刁难道:“靖王进宫请安,怎得穿得这般素净?本宫可不记得今日应该缅怀哪位故人。”她话里有话,暗指萧景琰追念祁王,动机不纯。




“参见贵妃娘娘,”萧景琰朝越贵妃行了拱手礼,回道,“太皇太后仍在丧期,景琰作为儿孙理应尽孝,穿不来姹紫嫣红。”今日,越贵妃就穿了一身紫红色的衣裙,萧景琰这么暗着一叫板,反而让出口刁难的贵妃娘娘下不来台。她哼了一声,摆驾去了别处。




萧景琰进芷萝宫,见静嫔今日也穿得素净,心中很是感慨,便二话不说跪地叩首行了大礼。




林静将他扶起来,握住他的一只手,道:“好端端的,行大礼做甚?”




“母亲自是懂得,孩儿今日为何与您同着素色。”萧景琰握着母妃的手,眼神闪烁。




林静摒退了所有的宫人,长叹一口气,半晌后才淡淡地回道:“你我母子连心,母亲自然都懂。”




看到宫人退下的一刻,萧景琰已经明白母妃的立场,便不再委婉措辞,直接道:“母亲,我想皇长兄了,”此话一出,他的眼圈顿时泛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关整理了很久的情绪,才接着道,“孩儿自幼在皇长兄身边长大,他对孩儿有教育引导之恩。昨年他蒙冤受死,儿臣断不能苟且偷安,让他遭受世人唾弃。”




“景琰,翻案也好,别的什么也好,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去做,母亲始终是站在你这边的。”林静很明白自己的儿子是个怎样的人,那些他认定的事,从来都不曾妥协过,可是她也有自己的担心。




“景琰,母亲问你,你是孤身一人,还是有他人相助?”




萧景琰被问得一愣,他并不曾料想母妃如此机敏,不过话到此处他也不打算隐瞒:“孩儿得江左盟宗主梅长苏相助。”




林静一听,猜到了大概,但仍是问道:“你与他素不相识,他为何愿意相助?”




“他是……”萧景琰迟疑了一下,看着母妃的眼睛,自知躲不过去,便老实交代道,“他是孩儿的乾元。”




林静听完,倒也不甚惊讶,而是问道:“他给你落印了吗?”




萧景琰面一热,点了点头。他从小长在祁王身边,十七岁就御马征天下,极少跟自己的母妃谈论寻常坤泽应该关心的那些事,突然被这么直白地问起,竟有些不好意思。




“手伸出来。”林静温和地命令道。




萧景琰不知母妃作何打算,却仍是乖乖伸出了手。林静将三个手指搭在萧景琰的手腕上,左右按压了一阵,才缓缓开口:“乾坤结合容易受孕,你向来对这些事不上心,母亲怕你有了孩子还不自知。”




语闭,萧景琰惊得差点猛地抽回手,以他现在的状况,断没有心力去要一个孩子,他一脸担忧地看着林静,问道:“母亲,我……?”




林静摇摇头,道:“还没有,”然后她看着萧景琰如释重负的表情,若有所思地问道,“景琰,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位梅宗主?”




萧景琰也摇摇头,回道:“我与梅宗主各取所需,明着伴侣,实为盟友,谈不上喜不喜欢,”说到这里,他看着母妃有些担忧的申请,便赶紧补充道,“不过母亲不必担心,梅宗主是君子,待孩儿也很好。”




静嫔终是不放心,却也并无他法,只能点点头,让萧景琰万事多加小心。




不知道客栈里是哪个嘴碎的走漏了风声,江左盟宗主梅长苏陪靖王入京奔丧的消息传遍金陵城,甚至惊动了梁帝。梁帝本以为与萧景琰在客栈同出同入的仅是哪位世家公子,不曾想到竟是名震天下的江左盟宗主,那人手下治理着江左十四州,细细算来,势力竟探及大梁的半壁河山。




正当萧选对此事迟疑之际,太子却突然呈上奏折,说他前往兖州赈灾的时候,得知淮北年年歉收,刚去封地的萧景琰断不可能有存粮用于赈灾,而且不论是兖州还是兰陵郡,都不属于淮北辖地,本无存粮的萧景琰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去管这桩闲事。




萧选读完奏折,细想当初在朝堂上誉王也曾提到淮北饥馑,靖王自顾无暇,如今联想到他与江左盟宗主的关系,便不难知道,那运往兰陵的两千石赈灾粮应该是来自于江左。可他实在想不明白,兖州与兰陵郡都不在淮北辖地,江左盟要赈灾,为何还要经过靖王的手?当初萧景琰在祁王一案后执意离京,是纯粹赌气,还是另有所图?




思及此,梁帝的心中便对萧景琰生出不少疑虑,他不是个慈爱的父亲,更不是一个宽容的君王,因此,他一道口谕传到梅长苏与萧景琰下榻的客栈,让萧景琰带着梅长苏进宫给静嫔请安。




这道口谕来得突然,两人甚至来不及商量对策就被传旨的公公带进皇城,马车进入宫门后便停下,远处的高湛带人迎上,告诉两人,陛下单独召见靖王殿下。




萧景琰心一紧,这摆明了是要将他跟梅长苏分开,单独问话,恐怕芷萝宫里坐着的娘娘也不止自己的母妃一人。他看向梅长苏,梅长苏朝他点了点头,然后上前替萧景琰整了整衣襟和腰封,然后两人分别朝养居殿和芷萝宫而去。




“儿臣拜见父皇。”萧景琰跪下行礼。




梁帝坐在大殿中央,居高临下地问道:“朕听闻你运往兰陵的两千石粮食来自江左盟,今日朕想问你,你与那江左盟的梅宗主是什么关系?”




萧景琰拱手回道:“儿臣与梅宗主已有乾坤之实。”




听完,梁帝皱了皱眉,果然如他心中所料。可是他依旧把不准,两人是因为两情相悦,还是因为萧景琰别有所图,于是道:“既有乾坤之实,便不能没名没分让皇家蒙羞。”




“儿臣但凭父皇安排。”




“等太皇太后丧期一过,你们就择日完婚,你远在淮北不能时常问安,你母妃在宫中孤寂,年底之前她希望听到你有孕的消息。”




两国邦交,为防一国反水,常有送王子公主前往别国做质子的传统,梁帝这招不可谓不够狠,他要让萧景琰证明与梅长苏之间确有乾坤之实,又要以他们的孩子作为要挟萧景琰的筹码,让他即便是在淮北,也不敢有忤逆之心。




萧景琰还记得,他与梅长苏来金陵之前,那人曾提出让他生个孩子,然后助他夺嫡。他本也打算,等过个一年半载就给梅长苏生个孩子,报他相助之恩。




虽然这孩子是他们盟约的一部分,可不论他什么时候出生,都应该会有两个疼爱他的父亲。可如今梁帝亲自开口,这孩子的命运便脱离了萧景琰的把控,如果他不够决绝不够狠心,夺不下面前的王座,这个孩子的未来便会受尽他人摆布。




殿内沉默了良久,萧景琰才回道:“儿臣遵命。”




“天色晚了,今日你便留宿你母妃宫中吧。”




萧景琰听完,内心知晓梁帝的打算,骤然握紧了衣袖下的拳头,回道:“……遵旨。”




是夜,萧景琰与梅长苏一同宿在芷萝宫偏殿,他心中还想着白日在养居殿与梁帝的对话,他看着眼前神色一如往常的梅长苏,问道:“今日见了母妃,可好还?”




“还好。”梅长苏喝着清水——太皇太后仍在丧期,儿孙不宜饮茶——淡淡地应道。




“母妃可有说什么?”萧景琰本可以直接去问静嫔,但他更希望从梅长苏口中听到。




“说了一些殿下儿时的喜好,问了我家中的情况,还问了我们怎么相识,殿下在淮北过得好不好,”说到这里,梅长苏话锋一转,道,“殿下明白,娘娘有些话不能多说。”




萧景琰点点头,他自然知晓,今日在芷萝宫的,除了自己的母妃之外,还有言皇后和越贵妃。这时,他听到头顶的黛瓦一声细微的响动——从前行军的时候,练就了他的耳力——他突然改口,眼波流转看着梅长苏,道:“长苏,歇息吧。”




说完,丝丝的甜米酒香味溢出来。




梅长苏一惊,当即反应过来萧景琰这突如其来的改口。梁帝开口留他们宿在宫中,恐怕不仅是天色已晚,而是想亲眼看看萧景琰今日在养居殿里所答之话是否为真。




他起身,扶着萧景琰,往内室的床榻走去,月白与天青色的衣物落了一地。




萧景琰仰躺在床榻上,眼睛一直盯着房顶,他知道,在那几层黛瓦之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行云雨之事,好给他效忠的帝王禀报消息。




梅长苏发现了萧景琰的异样,知道隔墙有耳,却仍是装作不知情一般,取悦着他。




萧景琰觉得一阵恶心,他身为皇子,本该享有地位与尊容,然而这些荣宠与名头均悬挂在帝王的一念之间,只要帝王心存疑惑,他就必须在知情的情况下,上演一出放浪恣肆的戏码,将最私密的床笫之事展现在他人眼前。




他的眼睛仍旧盯着房顶,浑身僵硬,抓紧的手指近乎撕破被单。




梅长苏轻叹了一口气,抬起一只手挡住萧景琰的眼睛,在他耳边用仅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哄道:“殿下,别看。”




掌心有湿热流过,梅长苏却选择用另一只手拉过薄被将两人盖住,遮去那些让萧景琰深感耻辱的画面,只留起伏的被浪让人浮想联翩。




浓烈的酒香穿过瓦片之间的缝隙,房顶上的人似乎终于看够,腾身而起,离开了芷萝宫偏殿。




“殿下,抱紧我。”




闻言,萧景琰终于拉下梅长苏挡在自己眼帘上的手掌,把脸埋在乾元的脖颈间,伸出双臂环上梅长苏的肩膀,吐露细碎婉转的叹息。




“你……你快些……”




刚才都是逢场作戏,这会儿看官走了,他才放任自己沉沦。




玄镜司的探子回养居殿回话,一旁服侍着的高湛猜出些许,便在研墨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提起今日去宫门迎接萧景琰的时候,梅长苏替萧景琰整理衣襟的事。




梁帝看了眼服侍了自己大半生的公公,话没多说,面色缓和下来,继续低头批起奏折。




(待续)




*看着每章越写越长的恩,难道你们不想给小心心吗?


*明天还有更新呢,难道你们不想给想心心吗?


*求求你们惹[乖巧.jpg





[苏靖abo]江山为盟 章十(黑苏红琰)

強推,非常好看,開始走心的一章

恩桑:


*一个心机重还有点坏的梅宗主遇上了善于利用自己美色的落魄靖王。


*出生之时便知道乾元中庸坤泽的分化。


*先走肾再走心。


*生子有,自动避雷。


*前文戳tag:江山为盟




章十




天未亮时分,梅长苏已经转醒,左侧胳膊被压得有些酸麻,他本想下意识地抽回手,然而突然想起自己身在何处,便堪堪止住了动作。怀里的人似乎感受到他方才绷紧的手臂,轻轻动了动,一束不听话的黑发垂下来挡住他小半张脸。梅长苏抬起另一只手替萧景琰把头发拢到耳后,在朦胧的晨光中观察起那人的睡颜。




额头饱满光洁,双眉浓密而不失秀丽,阖上的双眼被纤长的睫毛盖着,鼻梁高挺,弧度却依旧柔和,两片薄唇微微抿住,显出淡淡的桃粉色,或许这些日子过于劳累,眼下有半圈浅浅的鸦青。




怀中人忽然动了动眼皮,睫毛轻颤了几下,缓缓睁开眼睛,迷蒙的眼神昭示着他的困倦,这些日子早起晚睡地忙碌,每天到了这个时候就会自然醒来,即便昨夜累着了也不见得能多睡个半来时辰。




“殿下醒了?”梅长苏轻声开口。




萧景琰还没完全清醒,翻了个身将自己埋在梅长苏怀里,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才撑着床塌坐起来,左右晃了晃脑袋,呆坐在那里不说话。




梅长苏“扑哧”一笑,仿佛未料到萧景琰在没睡醒的时候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也坐起身将人往怀里一带,开口道:“我昨日来的时候看兰陵灾民的情况甚好,你也不用这般操劳,既是累着了,今日就好好睡一觉。”




本来迷迷糊糊在梅长苏怀里就要睡去的萧景琰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猛地睁开眼睛,抓住梅长苏的胳膊问:“云来的事怎么样了?”




“昨日殿下睡下之后,苏某已飞鸽传书峭龙帮,让他们帮主束中天佯装打劫云来镇的江左盟粮仓,江左盟的人已经等在那里了。到时候两派混战个十来天,料太子的人在这混乱中也查不出个所以然,等你这边将灾民全部安置妥当,太子就该被召回金陵了。”梅长苏说得条理分明,想来已经把事情都办妥了。




萧景琰放松了手上的力道,面容也缓和下来,他相信梅长苏在江湖的声望,也相信他的本事,现在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也不必担心梅长苏办事不尽力。




“梅宗主费心了。”




“殿下哪里话,苏某与殿下共谋大事,自然应当尽心尽力。”




这么一折腾,萧景琰算是彻底没了睡意,他起身下榻,在衣架上取了衣服开始穿戴,梅长苏也跟着起身,帮他扶正腰封,系紧腰带。近日里天气热了,萧景琰已经换上夏装,棕绿色的锦缎绣上大片墨绿的图案,腰封以玄色为底金绿为纹配以飘青的翡翠为佩,整个人看起来轻爽又干净。




自己穿戴完毕之后,萧景琰也礼尚往来地替梅长苏取过衣架上的衣物替他换上,难得一派温馨的样子如同寻常人家乾元和坤泽的闺房之乐。梅长苏从未见他如此体贴温顺,权当这是自己替他了却一块心病之后的馈赠,倒也心安理得地接受起这位殿下的好意来,平举着双臂,看他不甚熟练地为腰带打结。




“梅宗主可忙着赶回廊州?”萧景琰正替梅长苏梳着头发,突然问道。




“不急,盟里进来无要紧事,苏某在兰陵陪着殿下也是一样的。”梅长苏将案上的发冠抬手递给萧景琰,答道。




萧景琰将束起的头发塞进玉冠,又接过梅长苏递上的簪子固定住,才开口道:“那梅宗主可有兴趣随本王到城中看看?”




虽然不知道萧景琰在盘算什么,梅长苏依旧回了句“好”。




两人未用早膳,未牵马,也未带随从,走到兰陵郡城里的正街上。兰陵城中一共四条主街,每一条上面都设了粥棚,每个粥棚前都排了长龙一般的队,那是灾民在等着发放粮食。从云来镇运来的两千石粮食早已散光,现在分发的是太子还来不及侵吞的朝廷赈灾粮,可即便如此,面对数量庞大的灾民,再多的粮食迟早都有用尽的一天。




两人继续往前走,走到城里的集市,道路两旁有些做小生意的当地人,卖些吃的用的,也有张着八卦旗算卦的方士。在一家卖馒头的摊子旁边,一个怀抱婴儿的妇女在向店家乞讨,看她面黄肌瘦的模样,应当是很久没吃过饱饭了。做馒头的人嫌恶地挥了挥手让她走开,而这时,怀里的孩子却大声哭了起来。




“赶紧走!别打搅我做生意。”店家恶狠狠地开口。




妇女抱着孩子哄了哄,好容易哄得不哭了,才走到不远处的树下,咬破自己的食指放入婴儿的口中——她大概刚生产完不久,因为吃不饱饭而没了奶水,只能用血喂养自己的孩子。




不远处的萧景琰看到这一幕,走到跟前问她:“这位大姐,我看街上在散粥,你为何不去啊?”




妇女抬头看了萧景琰一眼又低下头,回道:“我去过了,他们说那粥是给难民的,我不是难民,所以没有。”她告诉萧景琰,自己的乾元在一月前带走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不知去向,她一个刚生了孩子的坤泽肩不能抬,手不能提,方圆几十里,举目无亲,吃光了家里仅剩的粮食,不得已才出来乞讨。




这时,梅长苏也走过来,递给妇女一个装满馒头的纸袋子,她抖着双手接过去,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怀里的孩子没了吃的,又开始哭闹,萧景琰身为坤泽,虽从未孕育子嗣,却也动了恻隐之心,他小心地抱过孩子哄着,任凭那只脏兮兮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食指放在口中嘬。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抱着孩子哄的模样,一颗心像被捏了一把,他从未想过聪明冷静又事事拎得分明的萧景琰,在一个陌生的新生命面前,竟然有这么柔软温和的一面。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一时之间,他突然想跟萧景琰有个孩子。




妇女吃饱之后,连连向两位救济她的公子道谢,萧景琰也将怀中的孩子还给了她,这时只听梅长苏开口道:“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在江左盟的兖州分舵给你谋一份在厨房帮忙的差事,没什么重活,但是能保证你吃得饱饭,把孩子养得大。”




听完此话,妇女立马给两人跪下磕头,梅长苏劝不住她,便从衣袖里掏出一枚钱袋,里面有些碎银子可以当作去兖州的路费,让她到了兖州之后把钱袋交给江左盟的人,他们自然会给她安排差事。交代完这些话,两人便离去了。




回客栈之后,梅长苏问萧景琰:“殿下带苏某到城中看这些流离失所的百姓,可有什么深意?”




“梅宗主是明白人。开设粥棚救人一时,而替那位大姐寻个差事却救了她一世。大梁的军队、吏治、刑法、商贸、税收早就千疮百孔,如果这些东西不改,即便将国库里所有的银子和粮食都拿出来赈灾,百姓也依旧吃不饱饭。”




梅长苏听完,大致明白了萧景琰的意思,如果说谁能够大刀阔斧地改革这些东西,那无疑只能是坐在正乾殿那把龙椅上的帝王,他看着萧景琰,问道:“这是殿下一开始的想法,还是这番料理赈灾一事后的想法?”




“从前我一直相信等皇长兄继位之后,这些东西都会改变,”说到这里,他深吸了一口气,半晌后才开口,“我也本以为自己十七岁御马征天下,早已见惯了生死,可此番料理赈灾才知道,在饥饿面前,人也就枉为人了。他们有些像牲口一样,为了一口粥饭,摇尾乞怜,有些又像野兽一般,为了自己吃饱,不顾妻子儿女。可他们,都是我大梁的子民啊……”




话到此处,萧景琰的声音有些哽咽,便硬生生停了下来。




梅长苏未急着安慰他,而是冷静道:“大梁建国以来,甚至未有中庸登基的先例,殿下坤泽之身,就算排除异己势力,也未必等登上帝位。”




听完梅长苏的话,萧景琰未见失落未见羞恼,收起悲悯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看着梅长苏一本正经地回道:“既然没有先例,本王不介意来为后人当这个先例。”




虽然打从一开始就知道萧景琰的目的绝非像他口头说的那般,仅仅是为祁王翻案;虽然一开始有有所猜测,萧景琰的抱负或许就是整个大梁的江山;虽然他知道这条路的前面是艰难险阻算计筹谋;可是,当萧景琰如此坚定,如此自信,甚至还有些狂妄地告诉他“我将是未来大梁的君主”时,梅长苏仍然受到震颤。




梅长苏从少年时代开始,执掌天下第一大帮,有计谋、有能耐、有气魄,可是他从未见过如此一人,算计又醒世,傲气又悲悯,睥睨天下又心系苍生。




“殿下可想好了?”明知答案是肯定的,他却又问了一遍。




“想好了。”果不其然,萧景琰如是回答。




“苏某自当竭尽所能扶持殿下,可苏某不知道能否提个要求?”




“你讲。”萧景琰坦然,他不信梅长苏能提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要求,最多不过封王拜相罢了。




“殿下,苏某想要个孩子。”




此话一出,萧景琰差点直接从蒲团上站起来,他似是不信,又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殿下给苏某生个孩子吧。”梅长苏仍旧恭恭敬敬的。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好一阵,才听萧景琰迟疑地开口:“也不是不行,但不是当下。”




梅长苏听了也顺势递出台阶:“那是自然。”




赈灾一事交到萧景琰手中之后,不出一月便重新安置了流离的灾民。地里的庄稼虽然被蝗虫啃得干干净净,萧景琰却组织当地的农民重新播种了蔬果,养殖了更多的家禽和桑蚕,如此一来,等到秋收之际,粮食虽然不够,却能用时令的蔬果肉类和蚕丝去附近的州县换取足够的粮食。




太子的人马因为峭龙帮和江左盟混战,并未在淮北附近查出任何不妥,再加上萧景琰及时让列战英回到云来坐镇,让服役的士兵在进城的时候都打扮成普通百姓的模样。云来近郊的荒地成片,两千士兵并不算多,太子的人马也并非个个尽职尽责,几方准备下,让奉命调查的细作一无所获。




兰陵郡与兖州的灾情稳定之后,太子被召回金陵,本来萧景琰应该一同前往金陵述职,他却为了避免招人耳目,只亲笔写了二十多页的述职信,让太子带回。太子从前与萧景琰不合,这一遭又受气,本就不愿与萧景琰同行,接到他的述职信之后二话没说就启程回了金陵。




太子回金陵之后,将萧景琰的述职信呈到梁帝跟前,梁帝伸长脖子左右看了一番,没见到萧景琰的人影,难掩失望地挥了挥手让太子退下。自己一个人拆开信封,读起了那二十多页一丝不苟的述职信,蝇头小楷写得周正端方,像极了萧景琰的为人。




当晚,内侍总管高湛问梁帝宿在哪位妃嫔宫中,他本来一贯宠幸太子生母越贵妃,那一晚却毫不迟疑地说:“去芷萝宫吧,不知道靖王离宫这大半年,静嫔过得好不好。”




久无人问的芷萝宫迎来圣驾,林静本在研磨新采下的药草,一听“皇上驾到”,她也不见多么惊慌,而是从容地放下手中的活计前去迎驾。




“臣妾恭迎皇上。”她欠身,行了万福礼。




“你还是跟从前一样,沉静温顺。”梁底示意她起身,看着桌上的草药。




“臣妾别无所长,陛下过赞了。”她低着头,每句话都妥帖自然。




梁帝未多说什么,也未说明自己为何而来,他当晚留宿了芷萝宫,从那晚以后,便会时不时地想起那个话不多却每句话都顺耳的静嫔,偶尔也会想起当初将静嫔代入宫中的宸妃,那个他深爱过却不愿再提起的女人。




人们常道“多事之秋”,去年深秋,梁帝对百官称道的祁王动了杀心,而今年深秋,德高望重的太皇太后殡天。太皇太后殡天是国殇,所有的皇室子孙需回金陵披麻戴孝,守孝前七日,灵堂之内不进水米。




消息传到淮北时,萧景琰正在廊州——他应允过梅长苏,等赈灾一事落定,就在廊州住些日子——信使辗转两日后终于把圣旨交到靖王手上。




皇家子嗣众多,萧景琰不是最讨太奶奶喜欢的一个,但是他永远都记得,小时候随母亲去请安的时候,那位慈祥和蔼的老妇人次次都把他最爱吃的榛子酥交到他手里。如今他年龄大了,经历了比生老病死悲伤许多的事情,接旨的时候虽然没哭,却也红了眼眶,紧咬着下嘴唇,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信使离去之后,梅长苏不顾周遭的随从和家仆的目光,一把将萧景琰抱在怀里,将他的头扣在自己肩头,用宽大的衣袖替他搭起一道屏障。而萧景琰就在这狭小的天地里,抖着双肩哭出来,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啜泣的声音。




梅长苏知道他哭了,却假装自己不知道他哭了。等萧景琰将情绪倾泻干净,在他的衣襟前蹭掉眼泪,抬起一双泛红的眼睛,又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殿下几时启程?”梅长苏当作什么都没发生,问道。




“收拾东西,即刻启程。”萧景琰收拾好情绪,回道。




“此番前去金陵怕是诸多风险,苏某在廊州不方便与殿下通信,如果殿下不刻意避嫌,就让苏某同去吧。”梅长苏还有些话忘了说,他其实是怕萧景琰又失去一个疼爱他的人,这一路走得孤独。




“……好。”萧景琰没有拒绝,可是他已经分析不出自己为何没有拒绝了。是如梅长苏说的那样,为了合力抵抗金陵城中的敌对势力,还是连他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此时此刻,他需要一个人陪。




(待续)






*我觉得自己可能不是爆字数,而是每章就该写那么多。[撞墙


*下一次更《狐缘》的生子番外。


*你们如果真的爱我,就红心蓝手小评论给我。[突然可爱.jpg



謝謝淺野太太的禮物!美美又帥氣的兩位!暖心的文字💕我今天在公司收到時超開心的!祝兩位先生一直安好,甜蜜滿點!順道表白超喜歡不期而至與無疾而終💕希望兩位太太多多創作💪🏻@YK @一口吃 @Asano浅野 

感謝凜美眉為我寫的這一首鷓鴣天😘
字美心美手巧有文化
珍藏珍藏♥😊😘
祝聖誕快樂🎄

凛苍苍:

不好意思拖到现在才写好  练了很久才写出比较满意的一副 其实细看也有很多问题😂字丑别介 彩墨暴风灰加成不少 希望你会喜欢@eliza

我最新的永生花作品

花材用了漸層幻彩玫瑰、粉藍、粉紅繡球